寒千浅

佛系填坑

微博@杯酒致夏秋

【凯源】纸飞机(校园短篇)

来自于2014年的18岁生贺


符城尘:


BY:符城尘


人物设定:理科学霸凯X文科学霸源


其他:118生贺




01.


空荡荡的自习间 


跟拥挤的怀念




02. 


用尽力气奔放的八月炎夏已过,九月末,重庆褪掉了热度,四周仿佛上了层淡淡飒意。




午后悄然日光微洒,教室一角的门被打开,来人随意挽起衣袖露出流畅的手臂线条,视线落在不远处熟悉的课桌上,继而缓缓走近。


 


书桌上依稀残留着不小心划上的笔水,长长的痕迹,宛如擦不掉的从前,漫溯到沉淀的记忆里。




03. 


黑板上 楼梯间


曾经过的橱窗前


校门外 街摊边


时光流过的指缝间


沉淀着太多从前




04.


薄荷绿的夏天,宛若定格在四方形的格子内。




“俏丽若三春之桃,重庆八中Karry王; 清素若九秋之菊,重庆八中Karry王;芙蓉不及美人妆,重庆八中Karry王;天生丽质难自弃,重庆八中Karry王;回眸一笑百媚生,重庆八中Karry王;沉鱼落雁鸟惊喧,重庆八中Karry王;羞花闭月花惆怅,重庆八中Karry王......”




“......王源,别逼我。”王俊凯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突突跳着的太阳穴。王源撇了撇嘴角,毫不在意地嘿嘿一笑:“王俊凯,听说你这次考试近代史的‘冲击—反应’模式评析没写出来呀?”




黑色水笔挽了一个漂亮的圈,王俊凯把笔一丢扭过头看着王源:“彼此彼此,听说你化学选择题氧化还原反应化合价的升降都算错了?”


 


两人直勾勾瞪着对方,几秒后同时转头从鼻腔中发出哼的一声。这样的场景在每个月考试完都会发生一遍。王俊凯理科几乎科科满分,偏偏史地政徘徊在及格线边缘;王源文科出类拔萃,偏偏背个物化生公式都得焦头烂额。因为偏科得厉害,在没有分科的高一,两人成绩都属于中上。也许是青春期男孩子莫名其妙的傲气,完全没有可比性的两人偏偏乐此不疲地拿成绩互相数落碾压。




由于两人一直是同桌,姓氏又相同,好长一段时间班主任都把他们弄混了。王源常常一把辛酸泪地听老师语重心长的批评:“王俊凯不是我说你,怎么这么粗心,这里铁只被还原到二价,化学式配平整个都错了。”然后默默腹诽:“我明明连这个化学式都没看懂好吗。”而王俊凯生病请假的时候,班主任就会打电话到王源父母那里问候几句,次数多了王源父母也就习惯了:“不好意思,我另一个儿子不和我们住在一起。”




这么一来,两人相看生厌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其实不然,王源和王俊凯内里性格却意外地契合。王俊凯单手撑着头,盯着王源乖顺的发旋,有些出神。




开学第一天,两人没有搭话,不尴不尬的。午休时,大概是青春期男生的哗众取宠心理,开始为难班里一个比较懦弱的同学,一边叫着难听的绰号一边起哄。王源突然站起来,直直看向他们,椅子脚拖过地板划出尖锐的声响。本来以为他会发怒,没想到王源无辜地挠了挠后脑勺:“别这么叫别人啊,她有名字的好吗。”窸窸窣窣的坏笑声起此彼伏:“王源,怎么帮她讲话啊,你是喜欢她嘛?”然后又是一阵起哄。王源无所谓地耸耸肩:“我觉得她挺好的,你们比较过分啊。”




王俊凯当时心里就觉得王源真的是个好人,有点呆呆的亲和力,还有点傻傻的热血。




后来和王俊凯混熟的同学问他:当时觉得是个很好的人,那现在呢。本来以为王俊凯会回答二货什么的,毕竟两人平常都是相互吐槽的模式。




王俊凯若有所思地望着教室对面王源趴在走廊栏杆上的身影,眼眸里溢出些微淡淡的光芒,唇角的笑意明灭动人。




“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05.


窒息的原来不是怀念


是没有你存在的明天




06. 


31536000秒,525600分钟,8760小时,365天,十二个月,一年。自行车骑得太快,蓦然察觉该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在一出神一恍惚之间,时间已经悄无声息地流淌,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王源攥着那张文理科分班志愿表看了好一会,尽管文科一栏早已经被画上细长的勾。说实话,王源一直在等着分科,毕竟这以后的舞台,他期待了很久,大概王俊凯也是这么想的。可这一天真正来临时,反而有些无措和迷茫,心里某个地方像一张灰色铅笔素描被突兀地擦去了一块。




在夏季相遇的我们,又终将在夏季分别。




身旁依旧是王俊凯握着水笔与纸张摩擦沙沙地演算,似乎有什么一下一下敲击着耳膜。那些恹恹欲睡的晨读时间,两人幼稚兮兮地比着谁念书的声音更大,以至于全班同学都把目光聚集过来,然后两人又互相看着对方憋不住似的噗嗤笑开。变声期特有的嗓音些许低沉而又净朗,好听的声线让王源觉得即使被念叨一百遍元素周期律也不会厌烦。




舔了舔嘴唇,王源用手肘轻轻碰了下王俊凯,王俊凯立刻停下动作等待他下一步动作。王源清清嗓子,好半天才干巴巴地开口:“王俊凯,你是选了理科吧。”意外的,王俊凯回答的时候似乎不敢直视王源,目光闪烁,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随手把被当成草稿纸的志愿表翻到正面,果不其然,理科一栏被很大力的笔迹勾上。安静了几秒,王源戏谑的声音传来:“噗,王俊凯,你的字好丑啊。”




王俊凯是典型的理科生字体,一横一竖大气随性,而王源是典型的文科生字体,一点一捺笔锋隽秀,因此王俊凯的字被王源嘲笑的次数不下吃糖的次数。王俊凯看着王源一副眨巴眨巴眼睛无辜做死的样子,打起精神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往自己方向带,顺着闹作一团。




遗憾在心尖膨胀得发酸,可是为什么不甘心,舍弃不下什么,在短暂的日子里仍未找到答案。


 


高一尾声,两人都顶着黑眼圈迟到而在校门口慌张地偶遇,门卫守在铁门处一个一个检查校徽登记,王俊凯若有所思地拉住王源的手腕,头一偏,气息温热了耳根,心也微微发烫。




“王源,如果我带你逃,你跟不跟我?”




王源诧异地望向王俊凯,视线瞬息穿透漆黑的瞳孔,直达眼底。王俊凯笑容带着玩味,分不清真假虚实,手腕蓦地被一股力道拽住,等回过神来两人已经甩开身后的门卫和喧嚣声几十米了。手软脚软地爬上楼梯,走在前面的王俊凯突然停了下来,王源理所当然地撞在了他挺直的后背上。




“下次要记得回应咯。”话音刚落又自顾自地迈开脚步。王源眯着眼抬头看向王俊凯,背影被光晕模糊了,心里颠覆的波澜像要溢出般,犹如白磷暴露在空气中咻地一下自燃起来。




直到正课铃声响起,王源还沉浸在“我一定是没有吃早餐饿晕头了,不然为什么今天的王俊凯会这么温柔”的碎碎念中。




令王源没有想到的是,“下次”竟然来得这么快。




最后一节晚自习,连四十五分钟都难以忍耐,班里的气氛再也压抑不住,叽叽喳喳的聊天声不得平息,更有甚者抱在一起悲啊悲的,这种时候检查的老师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王俊凯随手抓起外套穿在身上,径直走出教室,在昏暗的楼梯口冲王源喊了一句:“同桌,跟不跟我走?”班里一下子沸腾,起哄声成片。王源声带轻轻一颤,念出那个毫不犹豫的答案:“好。”




王俊凯至今忘不了,那晚夜空下的草坪,王源那双漂亮的杏眼,宛如沉淀浩瀚星辰,熠熠灼人。


 


07.


折过的飞机已经跟时间飞了很远


蒲公英跟暖风也吹了很远




08.


高二文理分科后,两人不论是成绩还是气质,自然脱颖而出,但大部分名气也还是因为每次两人在排队领奖时惯性的成绩攀比和冷嘲热讽。




这周放学后王俊凯要留下做值周总结,从会议室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王俊凯回教室拿书包,往座位走的脚步蓦然一顿,自己的座位上趴坐着一个小憩的熟悉身影,偌大的教室显得位置上的人更加纤瘦。灯光微微打在王源睡着的半边脸上,纤长的睫毛在眼睑落下安静的阴翳。王俊凯定定注视了会,伸手轻轻摸了摸王源额头的发丝。


 


为了不打扰他,王俊凯轻手轻脚拉开后桌的椅子坐着等王源睡醒。王源一觉睡得浑身酸痛,刚伸了个懒腰就被身后的力道拽倒,脑袋嗑在后桌松厚的书本上,并没有感到疼痛,抬眼便瞥见王俊凯一张露出了小虎牙的笑脸。




感受到王俊凯两只手按在脖颈的温度,王源呆滞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干嘛呢?”黑眸因为睡意而些微湿润,远边细碎的星光潜进,映在他的瞳孔里。心律突然加快,王俊凯稍稍撑起身子,将自己的额头抵在了王源的额头上,相贴的地方温热的触感如涟漪一般一圈一圈荡开,两人紧张得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好久不见,真有点想你了。”




晚风吹了进来,树梢婆娑而作,却吹不散空气里的暧昧。潜藏的感情从透明上色,越来越清晰,悸动不已。


 


09.


约定追逐过的那些信念怎么搁浅




10.


高三每一天都像拉长的弹簧达到弹性限度,埋头苦读的学生就像生存在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弱肉强食的物种。




王俊凯理科足够优异,不少导师建议他去尝试SAT以及ACT考试,考虑出国留学。不合时宜的期待造成了一定的压力,王俊凯顺着父母和老师的意向,十月份去香港考了SATⅠ,分数也是非常漂亮。然而SATⅡ考试王俊凯再也不愿意参加,不少人都以为他是惧怕失败而不敢尝试。王俊凯不止一次在老师和父母面前低头紧抿着唇一言不发,不肯退让一步。




这件事说大不大,影响力自然没有那些校园八卦来得大势,然而对于与王俊凯熟悉到他张嘴第一句话是吐槽还是叫自己名字都知道的王源来说,却比什么都震撼。这个原因,王源觉得他是知道的,他应该一直都知道。




所有结果之前都必然地存在一个原因。




不顾一切地冲到王俊凯家里,勉强打起精神和王俊凯父母打了招呼,在打开房间门看到王俊凯戴着耳机刷题时脸上的表情却呆住了。这个表情,他见过很多次,每次谈到理想和未来时,王俊凯不自觉就会露出这个表情。王源一瞬间被击垮了,用发颤的声线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王俊凯转过头与他对视,长久没有移开视线。“王俊凯,不值得。”王源眼角的雾气骤然凝结滑落,安安静静的声音像四月份的雨声。这是王俊凯第一次看见王源哭,说真的,这也是王源自八岁以来第一次哭。王源觉得胸口喧嚣得厉害,想说的话语,责怪的,懊悔的,感动的,如鲠在喉,焦躁的情绪让耳膜都嗡嗡作响。




王俊凯手足无措一把拉过王源,松松搂着,下巴放在他柔软的发顶上,哑声道:“王源,我们的事情不是能用值不值得来衡量的。”随即若有似无地叹了一口气:“王源,我喜欢你,我这么做是必须的。”脸上的表情认真到令人窒息。




六厘米的距离是王源抬眼看王俊凯的角度,王源抓紧王俊凯的衣襟,微微扬起下巴缓缓贴近他,王俊凯习惯性想舔一下嘴唇,舌尖恰好划过王源还氤氲着湿意的唇瓣,两人动作一顿呆愣愣地望着彼此。王源不敢再有大动作只好阖上眼,纤长翩跹的睫毛弯成好看的弧度,王俊凯低头覆上他颤抖的双唇,贴合的唇线就如大西洋两岸般的完美契合。




渐渐萌发出点点滴滴的依赖,最后经过时间的逝去而发酵成喜欢。我不知道,什么才是对与错,我只知道,当我刚想说放弃的时候,你给了我一个轻吻。


 


既已至此,便不要放弃。




11.


因为喜欢你,借着你的光,瞧见了从未见过的世界


 


12.


月考大扫除完,教室里已经空荡荡的。摆放好课桌,王源百无聊赖地坐在桌子上和站在面前的王俊凯面对面,这样的高度刚好可以和王俊凯平视。“王俊凯,我刚刚经过你们班的时候又听到好多女生叫你呢,‘王俊凯,好帅!好帅!’。”王俊凯双手撑着桌子,把演技浮夸的王源圈在里面:“是吗?你也这么觉得?”王源才意识到自己和王俊凯离很近,若无其事地把头撇开,耳廓透露出淡淡的粉色,他抿紧嘴唇,有点心动。




“我想亲你。”王俊凯一双桃花眼浓郁如墨,桃色的眼角勾人摄魄。


  


王源伸手捂住王俊凯的眼睛,勾起嘴角:“好巧,我也是。”主动将唇贴近王俊凯,微微上翘的唇被虎牙轻咬,厮磨。




教室里安静地只剩下风吹起了窗帘旁的纸张的声音。偶尔被风吹起了一页,又盈盈落下,沙沙作响。


  


昏暗的路灯将整个校园都变得模糊不清。11月8号晚11点08分,王俊凯和王源在操场一圈一圈闲逛,心照不宣地把相处的时间拉长到最后一秒。




入夜的十一月份的重庆,天气已经可以冷至骨髓。王源对着双手哈气,白色的水汽像烟一样缓缓地缠绕在指缝间,慢慢消散。王源无意识合拢手掌,试图挽留。直到王俊凯的体温贴近自己,然后冰冷的手背就被收进一个温暖柔软的手心里,发颤的指尖划过干燥的手心似乎起了静电,通过神经末梢传入钝木的大脑,不知不觉靠得更近了些。




“王源,生日喜欢什么?”


   


“一个叫王俊凯的笨蛋。”


 


微凉的夜风轻轻荡开,昏黄摇曳的灯光映在那人安静的脸上,瞬时深深透过王俊凯起伏的胸膛,缭绕不去。被夜幕笼罩着的跑道旁,朦胧中隐约能看到重叠的两个身影。




王源,你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值得我喜欢。




13.


才发现飞机慢慢途中已消失不见


那双翼载着过去在天边若隐若现


一切 化作指引着终点的光线




14.


“王源。”好听的音调从身后传来,打断了蔓延的思绪,那人经历变声期后的嗓音已经是绝对的磁性勾人。直到整个空间沉默孤寂许久,才听到一声几乎细微、从喉间哼出的短应声。




“王俊凯,我喜欢你。”王源转过身,莫名其妙说了这么一句话。黑眸亮灿依然,两人视线对上的瞬间,王俊凯心脏无可避免地震了一下。王源脸上那抹扬起的笑意,纯净而湛亮。




话音在耳畔撩拨深处心弦,极浅而又透彻。王俊凯伸手拨开王源的额发,黑色发梢乖顺地滑落到他的手心里,顺势用力勾起他的下巴,两人的距离也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尖尖的虎牙滑过姣好的唇线,双唇交贴的温度淡淡而缠绵。




教室的门再次阖上,留下满室静悄悄的一片温和。




15.


喜欢你这件事,大概永远没有半衰期,就如恒星日般,始终不变。




-END-


 


→王源118生日快乐❤


→愿世界温柔以待,你们相伴成王


   


 


来源:凯源永绊

评论

热度(499)